经典美文 | 名站导航 | TAG 标签 | 加入收藏 | 网站微博 | 网站微信 苏州斜塘老街 - 出繁入静一念间,觅得净土隐于市 / 一种情怀,一种生活
首页 新闻 商家 美文 美图 介绍 景点 交通 论坛 分类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斜塘老街之赤脚张王坟,懊恼龙墩山,吓煞九图湾

斜塘老街之赤脚张王坟,懊恼龙墩山,吓煞九图湾

时间: 2013-10-18 17:14   来源: XTLJ.CN   编辑: 斜塘老街网   点击:
导读:在苏州工业园区斜塘地区,至今仍有个别耄耋老人会用懊恼龙墩山这样一句民谚来表达人们极其沮丧、窘迫、心有余悸、悔怨交加的心绪,也有些好奇的年轻人会依样学样、调侃式地跟说这句话。一些不明就里的人以为,懊恼就是懊恼,用这样五个字一句话来反映类似的
  在苏州工业园区斜塘地区,至今仍有个别耄耋老人会用“懊恼龙墩山”这样一句民谚来表达人们极其沮丧、窘迫、心有余悸、悔怨交加的心绪,也有些好奇的年轻人会依样学样、调侃式地跟说这句话。一些不明就里的人以为,“懊恼”就是“懊恼”,用这样五个字一句话来反映类似的情绪似乎显得太过啰嗦了,也有更多同样不明就里的人觉得这话正好体现了苏州方言繁赘、话搭头多的特点,听上去倒是蛮有韵味的。其实,这两种看法都是因为不了解这句谚语的出处而产生的误解。对于老老辈子斜塘人来讲,这句话不仅不啰嗦,反而已经是非常简略的一句常用语了。现在已经极少有人知道“懊恼龙墩山”这话还是从“赤脚张王坟,懊恼龙墩山,吓煞九图湾”的民谚简化三分之二而传下来的呢。而此十五字民谚最初则来源于旧时斜塘地区张王坟和龙墩山两项传统庙会。
  张王坟原址位于斜塘老街以北一华里许(也即今天南施街东侧中新大道北侧的欧洲城附近区域),系元末农民起义领袖张士诚墓,旧时曾附建有一座张王庙。张士诚(1321年-1367年),小名九四,泰州白驹场人,元至正十三年(1353年)在家乡泰州聚众反元,建立大周政权,自号诚王,建元天佑。其义军曾在高邮等地击溃元丞相脱脱率领的40万大军,对动摇元朝百年统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元末众多农民起义军中影响较大的一支。元至正十六年,张士诚率义军渡长江南下,攻克常熟,又攻陷平江(今苏州),并迁都于此。然而,仅仅在占据平江后的第二年(即至正十七年),张士诚就出人意料地被元朝招安,又复以元朝为正溯。至正二十三年,又自立为吴王。至正二十七年,张士诚被攻破平江的朱元璋大军俘获,被解往应天(今南京),不屈被杀(一说为自杀),时年47岁,据传后被感念其恩德的苏州士民寻骨归葬于斜塘。
  张士诚在占据苏州的十余年里,曾打击富豪、开官仓放粮、赈济贫民;开设“宏文馆”,请贤礼士,振兴文教;做过疏浚白卯塘等兴修水利、兴农免赋等有利百姓农耕之事。加上朱元璋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打败张士诚后对苏州人十分仇视,把大量苏州原住民迁移到其老家安徽凤阳等贫瘠地区、对苏州百姓实施重税重罚政策,因此张士诚在苏州人中口碑实在不错,当时曾流传“死不怨泰州张(士诚),生不谢宝庆杨(元军统帅),活不念凤阳猪(朱元璋)”的民谚。民间还曾有“吴民寻(吴王)骨归葬(斜塘)”之说,并一度流行家家户户以“九四”谐音的烧“狗屎香”来纪念张士诚的民间习俗,直到二十一世纪的今日,斜塘民间还有一些老年群众在烧“狗屎香”。而每逢清明时节,斜塘及周边乡村农民都会自发在张王坟聚集,以各种民间娱乐形式来纪念他,并逐渐成为当地一大民间节俗。自清朝中叶始,张王坟清明庙会形成唱大戏2-3天的盛况。至其时,乡人聘请外地京戏班,搭露天大台演出,临近乡村农民蜂拥而至;演戏开锣前,人们将张王庙内“老爷(张士诚)”、“二老爷(士诚二弟士信)泥塑神像抬到预先搭好的木园堂内;开锣后,堂内张灯结彩,香烟缭绕,堂外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人们基本都只能站着看戏,煞是热闹。先后到过斜塘演庙会戏的著名演员有谭鑫培的门生张如庭,周信芳的弟子陈鹤峰,及名角孙伯龄、达子江、张德禄等。戏班通常来自苏州及杭嘉湖等地,演出剧目主要是辕门斩子、古城会、空城计、四郎探母等传统戏。
  龙墩山,也称龙墩或龙山,在斜塘老街以北约3.5公里处娄江边的龙北村与龙南村(也即今天白荡公园北侧和苏虹路以南)之间,高二十余米,龙墩虽名为山,其实斜塘境内没有自然的山丘,据现有考古证据表明,龙墩山是明朝监察御史李模的别业遗址和墓葬地,也是清朝河南学使庄朝生墓葬地。据传这两位朝廷高官和明清皇族都有一定渊源,所以朝廷同意此地以“龙山”命名,当年在龙墩山脚下也确实有清乾隆已亥年(1779年)重建的“望龙石桥”。亦传说有小白龙自龙山顶部腾飞,古名龙墩山。文革前“破四旧”之前,山顶尚有龙王庙一座。
  斜塘旧时另一大庙会——龙墩山庙会在农历三月二十八(旧时把此日作为东岳生日)举行。清代顾禄撰《清嘉录》卷三中这样记述龙墩山庙会:三月二十八日为东岳天齐仁圣帝诞辰。……在娄门外者龙墩各屯人,赛会于庙,张灯演剧,百戏竞陈,游观若狂。可见龙墩庙会之盛!
  九图湾,是个早已废弃百年的旧地名,今天知道九图湾的斜塘人已经屈指可数了。在明清两朝乃至于民国初年,在县以下都实行过“都”、“图”的乡村地方建制。今天金鸡湖东岸星湖街以西、中海半岛华府以北、西洲路以南的一个连通金鸡湖的巨大湖湾及附近沿岸地区包括星湖街东张王坟一带都被列入明朝苏州府长洲县和清朝苏州府元和县上二十五都九图的辖区,这个湖湾因此被人们称作九图湾。通过九图湾向东流的金鸡湖来水绝大部分都泄泻入斜塘河以北几十条小河浜中。这个喇叭形湖湾口水势湍急,微风也能起三尺浪。在斜塘旧时两大庙会期间,金鸡湖周边参与庙会的很多观戏船只都经由九图湾出入。
  张王坟与龙墩山庙会,通常处于江南雨水较多的清明、谷雨节气前后,俗云:“清明时节雨纷纷,谷雨纷纷愁煞人”,多数年份,这阶段以连绵阴雨天气为主。是时,从附近四乡八镇前往观戏的人们,穿了新衣出门时天气尚是晴好无雨,但往往可能在演戏中途,狂风大作,天气突变,雨水骤降。于是,看戏看得正入神的观众们不得不惊慌失措地脱去鞋袜,提在手里,光着脚板,连奔带跑往家里赶,或者往邻村人家避雨,而大多数外村外乡人则是拖家带口跑向停泊在附近河面的船上,最终也难免被淋得泥水淋漓。光淋点雨水也算不上惊险,而惊心动魄的是,由于观看两大庙会的人来自周边各地,旧时河网密布的吴东水乡唯一交通工具就是木船,从金鸡湖沿岸地区或娄门外、葑门外、跨塘等处赶来的观众无一例外都是摇船。而九图湾是观戏船只出入最频繁的水道,也是最险的水道,有时候,在船舶往返至九图湾附近时,遇到天气突变,呈现喇叭口地理位置的湖湾处往往风高浪急,使得行船险象环生,历史上参加庙会船只被风雨打翻、人员溺水的事故也屡有传说。这些意外使得参与庙会的人们往往都有高兴而来、败兴而回、心有余悸的感叹。但懊恼归懊恼,下一年人们依旧会兴致勃勃地或成群结队或舟楫相接地赶来参加两大庙会,这也是传统民俗文化的吸引力所在。于是,一年又一年,“赤脚张王坟,懊恼龙墩山,吓煞九图湾”之说便在斜塘及临近乡村散播开去。                          
  吴地历史上久负盛名的张王坟和龙墩山两大庙会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抗日战争爆发后就已中断,但这句民谚却依然顽强地传袭至今。不过,随着苏州工业园区开发规划的全面实现,前些年张王坟和龙墩山遗址也因建设需要而夷为平地,代之以高档商住区、公园或通衢大道,再无踪迹可觅;九图湾这个地名则在解放以后就已经鲜为人知了;现今知晓这段民谚全部来历的耄耋老者已寥寥无几;而苏州也已成为中国第二大移民城市。因此,在再无实地实证可考的不久的将来,这段最具斜塘地方特色,具有极其丰富民俗、历史、考古、地理等信息内涵的十五字苏州民谚恐怕也将淹没在历史长河中。
《吴地掌故》
张士诚
张士诚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推荐内容